<
文献影视

中国CG影视动画(三维动画)培训机构访谈录—访北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2-26 09:57

  我们在北京的目标是做整个行业的旗舰,现在整个三维动画培训行业的学费都比较贵,我们IDMT可能是最贵的,但是相对来讲,同学们能享受的硬件和环境也许是目前北京所有的三维动画培训机构里最好的,再加上我们在技术方面一向很有自信,对整个课程的安排我们也是很有自信的。

  语录二:我们的老师都是经过实战的,现在IDMT的师资认证体系也在逐渐地建立,老师每一年或者每半年,都要到生产部进行轮训,就是生产部的人过来讲课,而这儿的老师去做项目,所以老师的实战能力都是非常强的。

  语录三:真要学到最后,软件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团队精神,还有个人的学习方法,以及掌握的实际应用的技巧,还有在专业上深入的能力。

  褚钺:北京IDMT培训管理中心去年6月份正式挂牌,是总公司在北京的一个分支机构。因为IDMT一直在长江以南的上海及南方市场的占有率比较高,在南方名气更大一些,由于IDMT是一个港资企业,对于北京市场的前期准备不够充足。我们在上海建立分公司,慢慢把培训业务以及制作业务展开之后,觉得进入北京市场的机会比较成熟了,而且北京又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发源地,公司对北京的地域性非常重视,所以从去年6月份开始,就正式在这边做一些准备性的工作,并且建立了基地。目前我们在北京有跟同济大学合作的一个学历培训项目,所以第一期招的基本上都是学历培训的班,是为有学历需求的同学开办的,后来我们也开始把传统IDMT长期班的课程逐渐地推广了。

  公司对于北京IDMT的教学内容和师资是相当地重视。我和我们这边的技术总监李总都是从深圳最早期的IDMT过来的,我们都参与过制作,后期转向了技术关系和整个项目管理的工作。公司认为我们两个人过来可能对整个教学质量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把控。师资方面,IDMT的老师是统一的师资团队,这些老师轮流在全国所有IDMT的授权机构里巡讲。当然北京这边是刚开始,人数、班次还不是特别多,多了之后,会有一大部分常驻老师过来,我们现在已经开始着手这个事情了。

  北京IDMT的硬件设备基本上跟整个IDMT的要求是一样的,我们这边落地的时间比较晚,电脑这个东西,大家也知道,越晚配置越好。

  目前北京IDMT有两个教学点,北工大是一个教学点,现在最新的是在石景山的创意娱乐产业生产基地,以后可能要搬到那边去。那边不是培训班制的管理,因为我们想把培训做得更具有IDMT特色一些,更贴近于实战一些。我们现在抛弃了投影仪授课的方式,改用我们自己开发的多媒体教学软件,老师可以直接操控学生的电脑。

  IDMT的课程体系是非常严谨的,每年在生产线上会积累很多经验,包括新软件的使用、渲染方面的知识和经验都会逐渐往课件或者教学体系里添加,所以我们每年都会更新一些课件。世界范围里的技术潮流,包括最新的插件,在我们的课程当中都会介绍。

  我们在北京的目标是做整个行业的旗舰,现在整个三维动画培训行业的学费都比较贵,我们IDMT可能是最贵的,但是相对来讲,同学们能享受的硬件和环境也许是目前北京所有的三维动画培训机构里最好的,再加上我们在技术方面一向很有自信,对整个课程的安排我们也是很有自信的。

  褚钺:我们最独到的还是IDMT本身的生产,目前国内唯一一部全CG的长片还是IDMT做的,这个长片可能不赚钱,但是通过这个片子,我们积累了很多软件的应用技术,并且填补到了我们的课程中,所以论课程的严谨性和技术要求的难度,我们在整个培训圈子里是首屈一指、最贴近时代的,而且我们还在不断地提高课程难度,希望传授给学生更多的知识、最实用的技巧,以便他们在以后的工作中用到。

  我们的老师都是经过实战的,现在IDMT的师资认证体系也在逐渐地建立,老师每一年或者每半年,都要到生产部进行轮训,就是生产部的人过来讲课,而这儿的老师去做项目,所以老师的实战能力都是非常强的,这是最关键的一点。

  褚钺:IDMT在深圳有300-400人的生产团队,在上海有100人左右的生产团队,在北京我们有建立生产基地的愿望,所以我们每年都有一些工作岗位提供给优秀的毕业学员。对于学员来讲,如果他的职业起点是IDMT这样的公司,我相信他以后的职业生涯会有非常好的前景。其实最重要的是IDMT的课程,业界公认IDMT出去的学员从技术能力来讲都是相当好的,而且业界公司现在的中层领导有60%-70%是原来IDMT的学员,这从一个侧面论证了我们这边培训的前景和学员就业的前景。

  褚钺:还是缺乏一定的专业性,缺乏把这个专业深入下去的勇气,整个行业都这样,包括外面风起云涌的各种各样的Maya、Max的培训班,我觉得他们光把注意集中在软件的使用上了。我从事这个行业有6、7年的经历,想法也是在IDMT得到的,就是真要学到最后,软件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团队精神,还有个人的学习方法,以及掌握的实际应用的技巧,还有在专业上深入的能力,我觉得还是应该更踏实些。

  褚钺:我觉得学历教育的优势在于学生接触专业基础课更多一些,但是大学课程的缺点在于实战性太不强了,如果学生刚毕业就直接进入这个行业,比如从事动画师、灯光师这样的工作,可能从技术能力来讲会弱一些,当然他们的技术水平会比职业培训的学员高,而且他们更注重理论。培训机构的特点还是实战性很强,今天学的也许就是明天做的事情。

  视觉同盟:现在有一种观点,说大学毕业的学生,要经过职业培训的过程才能有机会去工作,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褚钺:我对这种观点的认同度有一半,不排除有一些天才,但是我觉得天才也是需要学习规范化流程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自己完成一部作品会很难,而且自己只能停留在技术上的一些很短的小短片上,对规范化的生产流程和一些技术环节需要注意的东西,不是特别理解,无论你的艺术水平或者技术水平有多高,还是缺乏这方面的能力,怎么能真正融入团队,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过程,这都是需要再去学习的。中国的学历教育有一定的条条框框,比如学分,一门课必须要学分,学分就局限了相应课程的课时度,他们的课程远远达不到课时的需求和训练时间的要求,而且这个东西有时候是需要不断练习的。

  吴隽:我们招生分成两块,一块是大家现在看到的直接通过市场运作来招生,比如在一些专业杂志上做宣传,提高一下我们在北京的社会认知度。除了直接招生以外,还有一种渠道经营的方式,跟一些比较大的职业培训企业合作,有北大青鸟、清华万博、新东方等等,以前IDMT在深圳和上海是走特许经营的方式,比如授权,在西安、沈阳、南京都有授权中心。授权中心的好处是以点带面,提高市场份额,扩大招生,提高品牌的市场认知度。但是这样有个缺点,就是我把品牌授权给你,按通常的逻辑,还要给你一个运营团队,告诉你怎样来招生、怎样来进行教学管理,还有一些跟进的就业服务,IDMT早期缺乏这方面的资源,所以做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没再做了。但是渠道招生不仅仅是特许经营这一种模式,我们现在还跟一些高校合作,比方说课程置换——把我们的动画课程置换到他们的动画教学大纲里,这样我可以把课程铺到高等院校的动画基础课里去,因为目前虽然很多高校开了动画的课程,但是它自己在师资、教学经验上缺乏基础和资源,而我们正好可以对它进行弥补。还有一种方式是在我们认为的招生重点区,比如东北、山东和河北,专门采取一些非授权加盟的方式来作为我们的渠道,像我们跟青岛的一些培训机构有协议,在他们学院学完平面设计等以后,我们会给他一个升级的机会,让他到这边来学三维。